UNDER 第一百六十三章 人生中最難熬的一個上午

類別:恐怖靈異       作者:云狗007     書名:乃木坂物語
    顯得你臉大……

    你臉大……

    臉大……

    如果不是五更占著前輩的身份,再加上一眾二期生在旁邊看著,鈴木估計自己早就暴走了。

    她還以為五更認出了自己,結果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。想想也是,距離那次的足球襲擊事件都過去一年多了,自己因為后來在電視上看到了對方才記得清楚,可五更因為工作的原因一年不知道要接觸多少人,怎么可能還清楚的記得她的過失。

    直到不久前,她還害怕被五更認出來,日后在團里給自己添堵,私自吃掉自己便當里的配菜,之類的報復。畢竟是一期大前輩,只要做的不是太過火,其他人也不會多說些什么。

    現在鈴木覺得自己純粹是杞人憂天了。想到這,她才輕松不少。

    而說這話的五更卻沒想太多,很快和其他二期生打成一片,北野因為五更才參加的二期選拔,有機會和自己的首推相處,自然開心,精神抖擻,五更說什么都吹捧,頗有些無腦奉承的感覺。偏偏五更就吃這一套,高興地嘴角都快咧到耳朵根。

    另一邊小飛鳥好不容易發現一個推自己的二期,也是春光滿面,拉著鈴木就不放手,非要她說說喜歡自己哪里。

    關鍵鈴木也只是一時口快,她倒是知道小飛鳥,可是小飛鳥也就進過兩單選拔,還都是后排不起眼的位置,節目中的鏡頭也不多,她也沒看過飛鳥的博客,知道的信息十分有限,只好支支吾吾地搪塞。

    飛鳥只當鈴木是在自己的首推面前害羞,倒也沒想太多。

    有棲川看著飛鳥和五更很快地就融入了二期生的小團隊里,覺得奇妙,小飛鳥性格還好,以她接觸的經歷來看,就是一個還沒長大的孩子,有時隨口的惡言堵得人心里難受,但本人也沒什么惡意,所以大家都不會追究。

    反而是五更,雖然說這自己怕生不擅長與人交往,卻很快地與二期生打成一片,這些剛剛合格的研究生們恐怕也沒想到,五更這位乃木坂的大top性格會這么脫線有趣,絲毫沒有前輩氣勢。

    想到兩人在桌下的樣子,有棲川忍不住莞爾。但就這么放著兩人也是不妥,別的不說,待會南鄉回來就不好解釋。

    “小飛鳥、逝宵醬,你們也差不多該走了。”有棲川說。

    “誒——日奈子還想和五更前輩再待一會!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!五更桑過會再走嘛!”

    “五更桑接下來沒工作吧?在待一會嘛!”

    發現自己在二期生中這么受歡迎,五更樂得合不攏嘴,心里暗道,屬于我五更逝宵的時代終于來了。

    “飛鳥我也想和絢音醬再聊會!”

    這才一會的功夫,小飛鳥就直接以名相稱了。

    “你們和二期生關系變好是好事,只是,南鄉桑說不定什么時候回來,到時候我可不替你們打掩護。”有棲川嘆氣。

    五更這時想起自己還是個擅闖者,被后輩們一陣恭維她有點飄,差點忘了這茬。

    “五更前輩再待一會嘛……”北野拽著五更的衣袖可憐巴巴地看她。

    望著身邊的二期生們,五更幽幽地嘆氣。想如果自己在高個二十厘米就好了,除了渡邊,幾人都比她高大半個頭,感覺自己就像是被一眾白雪公主包圍的小矮人,雖然大家都一口一個“前輩”“桑”,但她心里還是覺得怪異。

    “算了,”她說,“下次有機會再來看你們吧,反正你們進了團,以后一期生二期生有的是相處時間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,下次再見我給五更前輩表演我的特技。”

    話都說到這份上,北野只好放五更離開。

    五更三步兩回頭,慢悠悠地磨蹭到門邊,轉頭發現小飛鳥還拉著面色僵硬的鈴木的手依依不舍地作別,半天沒挪動一步。

    這傻鳥能不能有點危機意識。

    五更剛想叫她,誰知身邊咔嚓一聲響動。

    五更猛地回頭,驚恐地看向緩緩轉動的門把手。眼前的場景像是定格動畫一般一幀一幀地放映,像是漸開的地獄之門。

    在那千分之一秒的時間內,五更身體的本能反倒快意識一步,在門完全打開的剎那,她迅速躲到門后與墻角的夾縫處,動作矯健,行云流水。

    在房間內的其他人看來,幾乎是在開門的瞬間五更就像是被門后的異空間吸進去了一般,眨眼的功夫便不見了蹤影。

    一眾二期生們還以為自己看花了眼,紛紛揉著眼眶。再看過去時,南鄉已經走進了房間內,身后還跟著垂頭喪氣的生田。

    “嗯?怎么了?”

    見眾成員瞪著眼睛望向自己,南鄉覺得奇怪,出聲問。

    成員們不知該如何回答。

    “沒什么,”危急關頭還是有棲川站出來說話,“倒是生田醬怎樣在這?”她明知故問。

    南鄉擺了擺手,沒說話,視線在室內掃動,發現鈴木直挺挺地站在原地,面色尷尬,她身后是拼了命地躲藏身影的小飛鳥,可還是露出了小半個身子。

    “飛鳥。”

    聽到南鄉叫她,小飛鳥才不情不愿地撅著嘴站出來。

    “你們還真是能鬧騰!”南鄉頭疼地說。

    要不是他之前攔了下staff暫時沒報警,估計現在能鬧出更大的亂子。

    “我也是跟來的,是受害者。”小飛鳥小聲地抱怨。

    “你還說!”南鄉瞪了她一眼,小飛鳥縮了縮脖子,沒再說話。

    “五更呢?沒和你們在一起?”他問道。

    成員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,猶豫著要不要坦白從寬。

    “沒有,”有棲川這時候開口,“我們沒看到逝宵醬,她也跟來了嗎?”

    門后的五更聽了有棲川的話感動得熱淚盈眶,才明白什么叫做患難見真情。

    “沒見過就算了,”南鄉說,“好在不是什么真的可疑人員入侵。”

    握手會事件他現在還心有余悸,唯恐在二期生甄選的會場內在搞上一出。聽生田說三人只是偷溜進來看看合格的后輩,覺得好笑的同時也松了一口氣。狠狠訓斥了一通生田,才想到趕回成員休息室抓捕另外兩個禍害。

    “飛鳥,過來。”

    小飛鳥只好不情不愿地渡著步子走到南鄉身后后生田站一塊。

    “有棲川你帶著二期生現在這等下,我先把她倆送回去。要是看到了五更讓她別亂跑,記得電話通知我。”南鄉說。

    見有棲川點頭同意后,南鄉才帶著生田和小飛鳥推門走出房間。

    出門前,小飛鳥還碎碎念,“都是臭五更的錯,和我又沒關系……”相當不服氣的樣子。

    南鄉一行人出去把門帶上的時候,門后的五更才露出身影。她驚魂未定地拍拍胸口,一臉死里逃生的慶幸。

    側著耳朵聽,直到門外沒了動靜,五更才小心翼翼地說:

    “那個……這次我真的要走了……”

    成員中只有北野反應過來,沖她揮手作別。

    有棲川嘆了口氣,擺擺手示意她趕緊趁著這時候離開,不然待會萬一又有staff過來,她就難以脫身了。

    可五更又跑到成員面前,又是握手,又是擁抱,刷足了最后一波存在感后,才準備離開。

    打開門就看到南鄉黑著臉站在門口,身后的小飛鳥高呼:

    “你看你看,我就說臭五更還在房間里!”然后聲音弱了些,試探性地問:“我這算不算戴罪立功,可以從輕發落嗎?”

    “不能!”

    下一秒就被果斷回絕。

    五更心里憂郁,世風日下人心不古,沒想到小飛鳥也學會叛變革命了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第二天。

    五更小飛鳥生田三人,在乃木坂sme大樓的成員練習室外,被罰了一上午的站。外加中午專門給三人特制的白飯便當,別說配菜,連雞蛋都不讓打。

    三人喝一口水,吃一口白飯,渡過了人生中最難熬的一個上午。筆下文學_www.xjokmi.tw
我推薦加入書簽筆下文學
上一頁乃木坂物語下一頁乃木坂物語TXT下載閱讀
 ** 作者:云狗007所寫的《乃木坂物語》為轉載作品,乃木坂物語最新章節由網友發布。**
 ①如果您發現本小說乃木坂物語最新章節,而筆下又沒有更新,請聯系我們更新,您的熱心是對網站最大的支持。
 ②書友如發現乃木坂物語內容有與法律抵觸之處,請向本站舉報,我們將馬上處理。
 ③本小說乃木坂物語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,與筆下文學的立場無關。
 ④如果您對乃木坂物語作品內容、版權等方面有質疑,或對本站有意見建議請發短信給管理員,感謝您的合作與支持!
百家乐真人游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