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01 夢回大唐 861 誰是大傻瓜

類別:歷史軍事       作者:炮兵     書名:盛唐高歌
    正當兩人談笑風生時,外面突然聽到一陣喧囂聲,明顯聽到不少女子的尖叫聲,然后還傳來不少匆忙的腳步聲。

    王進海看了看窗外,不以為然地說:“估計是哪位豪門貴公子在大灑賞錢吧。”

    喝花酒,有人圖的是女色,有的圖的是開懷,也有人圖的是名聲,客人中,像那種有才有名氣的“大郎君”不多見,但出手大方的“肥羊”并不少見,三杯酒下肚,讓青樓的美女一吹捧,忘乎所以的大有人在,在王進海外看來,那些人都傻瓜。

    李林甫笑著附和:“呵呵,長安是京畿重地,高官云集,遍地是皇親國戚,最不缺就是豪門貴公子。”

    金蔓兒很適時地給兩人倒了一杯酒,微笑如花地說:“兩位公子,喝酒,奴家姐妹敬公子一杯。”

    青樓有青樓的規矩,青樓女子不能惹恩客生氣、不能討論敏感的等話題、不能背后中傷他人等等,談到一些不好的話題,金蔓兒巧妙用喝酒來轉移話題。

    李林甫和王進海嘿嘿一笑,也不再提這茬,雙雙舉起酒杯喝酒。

    放下酒杯,有一名侍女送了一壺酒進來,坐在一旁的金枝兒對她打了一個眼色,侍女會意,馬上小聲在金枝兒的耳邊說了二句,金蔓兒眼角的余光捕捉到:自己那個有些冷艷的妹妹,眼里竟然露出一絲莫名興奮的神采。

    趁著李林甫和王進海交頭接耳說著一些秘辛時,金蔓兒小聲地問道:“小枝,外面發生什么事?”

    自己妹妹是一個性子很淡的人,好像什么都不在乎,很少看到她有那種神態,不用說,十有八九是跟剛才外面的動靜有關系:要么來了難得一見的大人物,要么是來了一頭揮金如土的“大肥羊”。

    “姐,點花圣手來了。”金枝兒小聲地說。

    雖說刻意壓低了說話的聲音,但金曼兒明確聽出妹妹話里透著一股莫名的興奮,有種情緒按捺不住的感覺。

    什么?點花圣手來了?

    金曼兒的小心臟,忍不住砰砰砰地跳起來,眼里也露出一絲希冀的光芒。

    青樓里,地位最高、最受歡迎的客人是“大郎君”,然而,在平康坊青樓從業人員把鄭鵬奉為點花圣手,哪間青樓能得到鄭鵬光顧,聲名很快就能打響;那個青樓姑娘能被鄭鵬點中,就是最后沒留宿也是身價倍增;特別是那些自認條件不錯的青樓女子,最希望是能入鄭鵬的法眼,像春花樓的花魁林薰兒那樣嫁入冠軍候府自然是最好不過,能求得鄭鵬為自己寫一首詩,名揚天下,這樣一來就是做夢也笑醒。

    點花圣花近年圣眷日隆,又屢立戰功,當日一個沒有功名的才子,成了貴不可言的冠軍候,還是才華與相貌并重的冠軍候,哪個姑娘不心動?

    能在麗春院立足的,姿色都不錯,一眾女子都想在鄭鵬面前露個臉,要是有幸得到點花圣手一句贊賞或青睞,就會改變自己的命運,說不定烏雞也有飛上枝頭當鳳凰的一天,就是沒被相中,也沒損失。

    要知鄭鵬很久沒來平康坊了,突然出現在這里,難怪那些姐妹們都失了態。

    姐妹二人相與對視了一眼,心意相通的二人,很快就有了決定。

    少頃,金枝兒突然捂著肚子,輕皺著蛾眉說:“不好,肚子有點痛,二位公子,失陪一會。”

    王進海還沒有弄口,金蔓兒一臉緊張地說:“小枝,你沒事吧,姐姐陪你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說完,金曼兒一臉不好意思地說:“二位公子,失陪一會,奴家看看妹妹去,回頭任兩位公子懲罰。”

    李林甫大方地說:“去吧,速去速回。”

    金蔓兒連忙應了一聲,轉身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等二女走后,王進海有些不滿地撇撇嘴說:“這些青樓女子,最會騙人,說是身子不適,十有八九是討賞錢去了,說不定來的還是她們的老相好,哼哼。”

    那個金枝兒,王進海花了不少手段,可她還是不冷不熱,讓王進海有些不高興,剛才那名侍女在她耳邊說話時,金枝兒眼里的神采和嘴角不經意流露出來的笑意讓王進海捕捉到。

    這二個女的,真當自己那么好騙?

    讓王進海不爽的是,自己剛才費了那么大力氣,還把玉榮齋處購買的金釵送了出去,也沒看到那個冷艷的金枝兒笑,侍女一句話就讓她笑了?

    李林甫淡然笑道:“青樓女子,靠的就是拋身賣笑,王參軍不要跟她們這些小人物計較,她們不在,我們也能清靜地說會話,漫漫長夜,到時王參軍有的是時間跟她們徹夜詳談。”

    王進海眼前一亮,那目光可以用yin光四射形容,有點莫名興奮地說:“也好,今晚一定要好好懲罰她們。”

    一想到晚點能享用一對性格截然相反的絕色姐妹花,王進海心頭一陣火熱,下身有點蠢蠢欲動的感覺。

    李林甫給王進海倒了一杯酒:“來,祝王參軍今晚旗開得勝。”

    “好,喝酒。”王進海高興地說。

    一口把杯里的酒全干了,王進海放下酒杯,有些意味深長地說:“李侍郎太客氣,正所謂無功不受俸,不知某有什么地方可以幫到李侍郎呢?”

    平日兩人沒有多少交集,李林甫突然邀自己到這里喝花酒,王進海前面推了幾次,可是李林甫再三邀請,盛情難卻之下才赴約,見面后李林甫又把身段放得很低,不用說,絕不止喝個花酒那么簡單。

    “同朝為官,就是要多些走動,也多些相互照應,這話太見外了,非得有事才能找王參軍嗎?”李林甫故作生氣地說。

    說到這里,李林甫壓低聲音說:“老實說,哥奴跟鄭鵬不對付,正好王參軍跟姓鄭的也不是同一路的,所以感覺到格外親近。”

    一提鄭鵬,王進海立馬就來氣:“這個田舍奴,不知哪來的狗屎運,什么好事都讓他攤上,別以為當了一個冠軍候就了不起,某的靠山可是岐王殿下,別人怕他某可不怕,要是讓某看到他,揍到他家老娘都認不出。”

    王進海在羽林軍中做莊開設賭局,一直都干得好好的,沒想到在馬球比賽中讓鄭鵬狠狠地宰了一刀,事后大肆慶祝不算,還把這個當成飯后笑談,猛虎營的人把王進海起了個綽號叫“送財胖子”,想想都有氣。

    “算了,算了,打架傷和氣,那個鄭鵬能上陣打仗,還是會點拳腳的,真打起來,弄傷了自己就不好了。”李林甫假意勸道。

    老實說,李林甫恨不得兩人打個你死我活,自己在一旁看鄭鵬被揍也高興,只是有些話不能說出口,最多就是用一下激將法。

    “啪”的一聲,王進海猛地一拍桌子,怒氣沖沖地說:“他敢?某怎么說也是皇親國戚,敢還手就是犯大不敬之罪,這些年在羽林軍中可沒白待,看看某這個砂煲般大的拳頭,一頭小牛犢子都能打倒,真是越說越有氣,要是真看到他,一定要好好教訓他。”

    酒壯人膽,王進海前面在金蔓兒的勸酒下喝了不少,現在又多喝了幾杯,整個人都抖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喝高了,喝高了”李林甫笑著說:“王參軍真是性情中人,來,哥奴再敬王參軍一杯。”

    “喝。”王進海二話不說,又是一杯見底。

    兩人一會聊,一會罵,不知不覺桌面上的兩壺酒都見底了。

    李林甫殷勤勸酒道:“真是酒逢知己千杯少,來,哥奴再敬王參軍一杯。”

    這邊酒杯舉起了,可王進海卻沒有動,左右看了一下,有些無聊地說:“只是二個大男人喝悶熱酒,總是少了一點意思,她們人呢?”

    那么孿生姐妹花不在,王進海老是覺得沒勁,這二個女的走了那么久,去哪了?

    李林甫剛想說話,這時突然傳來一串爽朗的笑聲,不由楞了一下,有些疑惑地說:“咦,好像是金蔓兒的聲音,她在...隔壁?”

    金蔓兒的聲音很有特點,聽起來聲音不大,但是柔中帶尖,具有很強的識別度,很容易就讓人記住。

    “混帳”王進海突然一拍案子,一下子站了起來:“某也聽到了,是她,找死,跑去串房了,李侍郎,走,看看是什么人,竟然敢跟我們搶人。”

    陪自己的人,跑到隔壁,這算什么意思?王進海當場就不高興了。

    李林甫心里也有些不爽,聞言站起來說:“走!”

    自己提前花了大價錢預定的人,串門串到隔壁,太過分了,最重要自己請客,在客人面前丟了面子,這讓李林甫很不高興。

    出了包間都不用問路,直奔最熱鬧的地方去,還沒走近,遠遠就聞到一股胭脂水粉的味道,只見倚云軒處燈火通明,遠遠就看到包間的中央有人在跳舞,不時有人大聲叫好,李林甫眼尖,一眼就認出在中間跳舞的,正是金蔓兒、金枝兒這對孿生姐妹花。

    精致的面容、誘人的身段再加上撩人的舞姿,兩女猶如兩只麒麟起舞的彩蝶,李林甫突然想起三國時大才子曹植寫的詩:翩若驚鴻,婉若游龍。榮曜秋菊,華茂春松。

    很快,李林甫就氣打不過一處來,剛才自己讓金蔓兒和金枝兒跳舞助興,結果金蔓兒說自己不小心傷了腰,暫且不能為二人獻舞,自罰三杯,王進海是色中餓鬼,說看不如摸,自己也就沒有堅持,剛才說扭了腰金蔓兒跳得不知多歡;就是那個不冷不熱、好像誰欠了她幾千貫的金枝兒,雖說她的俏臉還是沒什么笑容,可她的眼睛卻很有戲,頻頻秋波暗送。

    “找死,這兩個小浪蹄兒,真把我們當成傻瓜,竟敢騙某,看某怎么教訓他。”王進海剛才看傻了眼,回過神,當場就暴怒起來。

    https:/book_69800/l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。手機版閱讀網址:筆下文學_www.xjokmi.tw
我推薦加入書簽筆下文學
上一頁盛唐高歌下一頁盛唐高歌TXT下載閱讀
 ** 作者:炮兵所寫的《盛唐高歌》為轉載作品,盛唐高歌最新章節由網友發布。**
 ①如果您發現本小說盛唐高歌最新章節,而筆下又沒有更新,請聯系我們更新,您的熱心是對網站最大的支持。
 ②書友如發現盛唐高歌內容有與法律抵觸之處,請向本站舉報,我們將馬上處理。
 ③本小說盛唐高歌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,與筆下文學的立場無關。
 ④如果您對盛唐高歌作品內容、版權等方面有質疑,或對本站有意見建議請發短信給管理員,感謝您的合作與支持!
百家乐真人游戏